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家政资讯 > 家政资讯 >

「无锡家政公司」雇主失窃保姆被疑携款潜逃 家

大额支票在家里失窃

  郑先生称,今年4月22日,他从深圳市一正规家政公司雇来一位姓周的保姆。“她38岁大约,广西化州人,看样子较为固执。”郑先生说,他和 无锡家政公司丈夫是开饭店的,平常管理工作忙,保姆主要负责照顾他的女儿,主要的活儿是做饭,管理工作非常多,每个月1600元薪水,每周还放假一天。在7个月星期里,他们阿姨对她像家人一样。“糖浆、蔬菜我是整箱往家搬,她爱吃什么就拿什么,从没有亏待过她。”郑先生 无锡家政公司说。

  郑先生谈到,今年11月23日下午2时许,他们一家人在进去吃完饭回到家,挑将一个装了8万元港币和9万元HK$的白色塑胶袋放在了卧室餐桌上旁的桌子上,随后就进房睡觉了。等到了当日下 无锡家政公司午8时许,郑先生起床后才发现,放在卧室的支票早已抢走,保姆的所有行李箱以及女儿的一条新内衣和袋子里的100元钱也被“顺手牵羊”。郑先生拨打保姆的电话号码,但已开机。郑先生急忙到当地看守所报了案。随后,警方调取居民小区监视摄像发现,保姆周某于当日晚上7时30分离开雇主居所。

  三次返回化州均多方

  郑先生说,案发后第二天,他特地返回周某的家乡博罗县西昌镇塘口坐盘沟村追查其下落。“我最初还是希望周某立即站出来。如果她肯把钱还回来,我愿意去看守所销案,不追究她的任何法律责任。”郑先生说,当日上午他到了周某家乡后,见到了周某的母亲和姐姐。周某的家人以前表示,不管女儿是否找得到,都愿意为女儿赔偿雇主的伤亡。

  “可等我第二次去她家时,他们就改了口,说不相信女儿偷盗,并说我口说无凭。”郑先生恼怒地说,他怀疑周某私底下和她的家人紧密联系过,所以家人的立场前后差异相当大。“只不过也不几乎是钱的难题,关键性是难以吞下这言词。”郑先生说,这件事耗损了他不少星期和心力,光是去化州3趟的旅费等开销就花了2万多元,今天案件毫无成果,他很难过。

 

 家政公司“悬赏”求证物

  据在调查结果中发现,按照合同,如果保姆在管理工作其间实施了偷盗行为,家政公司有责任协助警方处理。该家政公司主管告知,这件事让该公司非常震惊,是该公司成立10时至今日未曾遇见过的。

  尽管周某不知去向,但她以前在家政公司留下的证件是现实的。在配合警方破案的同时,家政公司也在大力寻找证物。“我们该公司愿意拿出2万元悬赏给受害人的香港市民。”

上一篇:「湖南家政」江苏泰州“星级保姆”缺少公信力 下一篇:没有了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